全天3分彩开奖结果欢迎您的到來!

返回日志列表  發表新日志

慘不忍睹的一段歷史:“土改”運動紀實(李亮)

妙明     2014-11-20 11:27 / 閱讀:4204 / 熱度:4204 / 推薦值:0 / 評論:0

慘不忍睹的一段歷史:“土改”運動紀實(李亮)作者:亮亮靜觀


“土改”斗地主場面

現在去查閱“土改”時期的文章、書籍、檔案、文獻關于ZG發動鄉村農民對地主、富農、鄉紳的進行殘酷斗爭的記述,俯拾即是,有的打殺手段十分殘忍,刑懲辦法五花八門,慘絕人寰,比土匪還要兇狠。

據有關文獻記載,1949年后,ZG奪取政權后不僅面臨著外部世界的封鎖,同時在國內也面臨著巨大的經濟困難。為了鞏固政權、解決經濟問題,在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實行了“消滅”和改造政策,并稱之為“社會主義改造運動”。這場“改造運動”在農村就是進行“土地改革”,目的是消滅地主,奪取地主富農的財產,鞏固紅色政權。

1950年2月24日,ZG通過了“關于新解放區土地改革及征收公糧的指示”。同年6月28日,通過了“土地改革法”,在全國全面開始了“土地改革”。中央還表示,不能和平地搞恩賜,要組織農民通過斗爭奪回土地,要與地主階級進行面對面的斗爭。

在ZG高層的指令下,干部們分成若干工作小組深入到全國各地農村。他們來到農村后,鼓動無田的農民,特別是農村中的流氓農民斗爭有田的農民。此外,還在農村劃分階級、成份,全國至少2000多萬人被帶上“地、富、反、壞”的帽子,使他們成為在中國社會沒有公民權利的“賤民”。而且,每一地區有一些聲望的地主,都被定為“霸”,還分為惡霸、善霸、不霸。被定為“霸”的地主都要被處死。一聲令下,全中國整個農村立馬籠罩在紅色恐怖、血雨腥風之中,200多萬地主、富農的人頭紛紛落地。(199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》中稱:中共掌權初期,鎮壓地主富農,一百到二百萬。)

土改頭頭們隨心所欲、草菅人命

“土改”時,批準殺人的權力在區一級,一些只有二三十來歲的年輕區長或區委書記掌握著全區10多萬人的生殺大權。深夜,區、鄉干部會議結束,大家勞累了一天,睡覺去了。年輕的區委書記(或區長)坐在煤油燈下,根據各鄉上報的材料,勾畫明日的殺人名單。

殺人的權力雖然在區一級,但實際上,某位鄉干部要殺誰,甚至因私仇某位貧雇農要求殺誰,跟區委書記說一聲,少有不批準的。

殺地主,沒有任何標準。每個村子都要殺,不殺是不行的,上面的政策規定:“戶戶(地主家)冒煙,村村見紅”。假設那個村子里沒有人夠資格評上地主,就將富農提升為地主;假設連富農都沒有,就“矮子里面拔將軍”,把某位倒霉的富裕中農提上去……總之,至少要殺一個,殺一儆百嘛!

土改打殺地主的手段五花八門、慘絕人寰
  斗爭地主的場面十分野蠻,拳、腳、鞋底、棍棒、皮鞭一齊上,打得皮開肉綻、口吐鮮血、傷筋斷骨,慘叫哀號之聲,不絕于耳。對于某些強加的罪名,跪在斗爭臺上的地主想解釋一下,戰戰兢兢剛開口,臺下在積極分子的帶領下發出一片震耳欲聾的口號聲,淹沒了地主那微弱可憐的聲音;臺上的積極分子立即抽耳光,拳打腳踢,打得你根本無法開口……

當年殺地主是用槍頂著后腦勺,從背后斜著向上開槍。一聲槍響,天靈蓋便被打飛了,紅色的鮮血、白色的腦髓,撒滿一地……血腥、殘忍、恐怖,目睹者不由自主地渾身顫栗,甚至嚇得好幾個夜晚從惡夢里尖叫著醒來,掩面而泣……殺多了,嚇怕了,反抗者都縮頭了,新生的紅色政權便鞏固了。

有檔案資料記載,晉西北興縣有個出名的開明紳士叫劉象坤,是個熱心腸人,因為有財富,被當作惡霸地主活活打死。他的兒子為了表示自己與父親一刀兩斷,竟一把奪下民兵手里帶刺刀的步槍,在其父尸體上補上兩刀。劉象坤哥哥劉少白(《毛選》第四卷有其名,毛認為的抗戰時期的開明紳士)擔任邊區參議會副議長,也被農民們押回老家斗爭,撤消一切職務。該村黨支部書記劉玉明為少白說了幾句公道話,也被打得昏死過去。眾人以為他死了,把他拖到黃河岸邊,準備扔進河里,沒想到劉玉明又蘇醒過來。幾個土改積極分子端起刺刀,在他胸口猛扎兩刀,他最終停止了呼吸為止。

善友評論 0條評論 

返回頂部建議反饋
全天3分彩开奖结果